小时间se7enyan

泪点低,喜欢哭。

说一件事。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现在是2018年2月15日12点13分。
我要趁我还记得的时候,把那个梦大体的意思记录下来。
梦里有一个男人,当然不是在梦的开始这个男人就出现的。我到信箱去拿东西,不是帮我自己拿的,是给别人拿的,我大概是到了请回答1988里的那个光景,德善他们都在,可能是帮他们拿的,但是我却在他们的信箱里看见了寄给我的东西,(信箱里也有德善他们的信,我是拿完他们的信,临走时扭头发现明信片的)这就很奇怪了。当时我只是看见一张明信片躺在信箱里但不知道那就是给我的,但我直觉是这样告诉我的,然后我拿出来看了,我很惊讶。因为之前在一个地方看见有人发了贴子(既然这么想了,那肯定是在贴吧发的了)说有没有人想要一张明信片,可以寄给他。这段情景是出现在梦中的回忆里的,但梦中现实的确是这样的,所以梦中的我很惊讶。但我惊讶的是前一天给他地址,第二天就寄到了,很快啊。明信片上署名是鬼什么通,中间是一个奇怪的符号,大概是丨,我记不清了(甚至记不清是梦中出现丨的还是醒来之后把那个我不认识的符号强行定义为丨的)(另外这个名字可能跟我前些时日看的国漫有关,叫《镇魂街》里面有个人物叫鬼符三通。但这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并不很喜欢那个人物当然也不讨厌)
然后下一个场景就是鬼通来了(暂且这么叫他吧)啊,不对,是我在追什么东西或者我在被什么东西追着,总之他在前方开一辆很拉风的跑车,他坐在车里,向后,向我招手,让我快来上他的车。然后我就上了他的车,坐在副驾驶座上。那时候我感觉到很安全很温暖(既然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么我肯定是被什么东西追着了)
开了一会儿。进入了一个筒子楼,在巷子里的筒子楼,四围是砖墙,还有其他的一些建筑,像即将要拆迁的建筑物。筒子楼也是歪歪扭扭的。楼下有一些老太太(我觉得不是邻居,因为梦中的我没这么想,当然也没觉得不合理)那些老太太在择菜,闲扯。我和鬼通从车上下来,他也没看我,径直走向楼内,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我回头看车时,发现那辆拉风的跑车用锁自行车的锁锁着(是那种软的,圈状的车锁)(梦中的我心里还觉得挺可笑的,不过并没有说什么)我跟着他进了他的家(应该是他的家吧)
他家里很窄,但并不小,因为我跟着他走了好久,七拐八绕的,有好多屋子。他家里是有人的,都是男人,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没问,鬼通也没说。那些男人也很奇怪。没穿衣服,只穿了一条裤衩,白色的。他们好像都长的一样。眼睛细细的,像日本人。他们大概在忙什么,陆陆续续从里面走出来,可能在搬运什么(我记不清了)
然后我问鬼通,他们不冷吗。
他回头看看我,说:“你不热吗?”他在邪笑,笑得很撩人。有挑逗的意思。
他渐渐靠近我,手往我领口上放,显然想要对我做些什么。
鬼通穿的那种老头汗衫,白色的那种。但是他穿起来很帅,可能是因为他有肌肉。我没注意他下身穿的什么。
他可能是想亲吻我,他后来的确这么做了。
他把我压在一扇落地玻璃窗上,他身后是墙,我身后是窗,很窄,我们俩贴在紧紧的。他吻我,我一开始是比较抗拒的,我不知道我在抗拒什么。我大概是吻得很拙劣,他又轻声一笑:“你的小前男友没教你怎么亲吻吗?”然后我脑内浮现的是前男友的脸,弄得我挺尴尬的。
他继续亲吻,他的吻像丝绸一样缠绕着我的舌头
很温柔,很舒服。好像之前我跟前男友的吻都是假的,跟他亲吻才是真正的情人间的接吻。
总之,我很享受。(后来,也可能是之前,他说:“你别跑,因为我寄明信片给你,所以我知道你住哪儿。我知道你的一切。”他很狡黠,并且自信。我并没有因为他这句话感到害怕,反而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然后我们分开了。后来我大概就醒了。

梦醒后的我很开心,因为鬼通,因为那个吻。我又继续想睡着,想与他见面。想继续那个温柔的吻。

评论